栏目导航
宠物常识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66889887
地址: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宠物常识 >
“我的狗患了一点儿小病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2-04

  南方网讯 就读者关心的“宠物医院”话题,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兽医博士熊惠军昨天对记者逐一作了解释。在华农研究生毕业后,他远赴德国做了6年多的临床兽医,并取得博士学位,1999年年底学成归国。当被问及对广州宠物医院现状的评价时,熊惠军博士很直率地讲道,“良莠不齐,亟需规范”。他说,“国内的宠物治疗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刚刚起步,诊疗水平、医疗硬件设备仪器配置相对较差。你说,几把剪刀、一个听筒就能开业赚钱,这不是太离谱了吗?”“更令人反感的是,许多广州宠物医院所谓的医师都是半路出家,这些未受过正规医疗培训的门外汉,混迹于诊室之中。这些人常吹嘘自己某专业院校毕业,并以种种虚假广告诱骗顾客。我们这里常有顾客带着奄奄一息的狗来求援,钱也花了不少,但越治越糟,很多错过了珍贵的治疗机会……”据熊惠军博士介绍,在德国,兽医是与律师、医生等一样热门的职业,做兽医的门槛很高,收入也很高。凡是要开诊的人,必须是大学本科兽医系毕业,并通过很严格的兽医资格考试。他特别强调,部分诊所吹嘘的“包看好不要钱”、“狗瘟9成治愈”等类似口号都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可信的。“有些黑店的医生看完也说不出什么病,反正就输液打针,可能运气好就医好了。作为专业兽医,你首先必须能作出诊断,然后详细地告诉顾客,它得了什么病?我将给它做哪些治疗?费用是多少?给宠物看病,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宠物医生就相当于儿科医生,需要的是高超的医术和丰富的经验。”

  熊博士还表示,有关部门一定要加大整顿管理,还可以考虑尽快成立兽医师行业协会,提高准入门槛,并加强职业道德建设。

  贺先生的爱犬两次开刀差点见了“阎王”“我们要告玛嘉莉宠物医疗中心,”贺先生昨天气愤地说。

  后来我们找其他医生抢救此犬时才知道,原本只需要切两道不足3厘米的小口子,留一引流孔便能治疗的伤病,却被“玛嘉莉”的主管带人将爱犬几乎大卸八块,挖肉掏脂,整整搞了4个小时,爱犬整个身体割补得像破沙袋一样。犬的全身刀口约两尺多长,缝合时针脚参差不齐,线头长短不一,最可气的是在三处缝合收尾处,这些医生竟能像裁缝一样,将犬的皮毛朝里一叠,打摺缝合。很快,爱犬的皮肤开始变乌发黑,大面积坏死。胸腔腹内脓血不断咕咕外冒,真是惨不忍睹。第二天我们几次打电话求告“玛嘉莉”来人出诊,倪主管一口咬定不能出诊,他要我们从20公里以外抱犬求治,以达到声势和效应。我的爱犬体重63公斤啊。10日,爱犬在“玛嘉莉”二次全身麻醉。院方又一次全部打开多处缝合线已崩裂的伤口,重新缝合,但伤口内的脓血未做任何处理,只是缝得更“结实”些。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狗抬回家中,继续注射“玛嘉莉”卖给我们的11公斤药水……此时,爱犬已是奄奄一息了。若不是12日经人介绍,我们请来了一位真正的兽医,“拳师犬”早就玩完了……

  “我的狗患了一点儿小病,兽医竟把它医得险些一命呜呼,我干脆自己来医,反倒治好了”,家住洛溪新城的赵先生昨天讲述了他的“医犬悲喜剧”。赵先生说,他和女友养有一条哈巴狗———“黑黑”。“黑黑”生性活泼,煞是可爱。去年4月的一天,“黑黑”多吃了点骨头,突然呕吐起来……

  当时,赵先生正在外地出差。女友就赶紧把“黑黑”抱到了一家宠物医院,请兽医诊治。兽医略一打量,便道:哎呀,你怎么才抱来?这狗的病可重了,再晚来一会儿,可能就归天了!紧接着,医生一番“望闻问切”。事毕,他面露喜色:这狗还有得治———不过,它要拍片、住院、还要开刀,拍片80元,住院每天100元,估计要住6天,而开刀嘛,300元。既然如此,“黑黑”就在宠物医院住下了。不到两天,就花掉了300元。然而,“黑黑”的病不但未见轻,反而愈发重了起来,呕得更凶,连呼吸也微弱了……

  赵先生闻讯后星夜返穗。他把“黑黑”从医院抱回了家:不让他们医了,这点小胃病我自己医医试试。他给“黑黑”服了点先锋6和斯达舒,让它静养。两天后,“黑黑”好了,活蹦乱跳。

  “你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也不想想我们的能量!等着我向你索赔吧……”昨天下午,向本报投诉的贺先生接到了这样的“威胁”电话。

  本报记者曾在前日的一版头条《阿猫阿狗恐遭虎狼医》一文中点名揭露该医院。昨天上午,读者贺先生在读到该文后,十分气愤地向记者投诉自己不久前在玛嘉莉宠物医疗中心遭遇的咄咄怪事。本报再次报道时并未提及该院名称,没想到该医院竟主动“对号入座”,在报纸出街后作出如此“积极”回应。这位来势汹汹的倪主管,记者在采访中早就领教过。印象最深的是他侃起来一套一套的,直说得你怦然心动,至于舞起“宰客刀”更是高明过人……且让我们见识一下他的真面目———

  本月8日。玛嘉莉宠物医疗中心不大的屋子里挤满了人,隔一会就有抱猫儿狗儿的人进来,有的小猫小狗可怜兮兮地躺在后面的诊疗台上,有的被安排在门外的人行道上打吊针。这里的生意还真红火!

  “欢欢这两天不舒服,精神不好。”记者说,“真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来这里给猫狗看病。”

  接待我们的是位很斯文的年轻人,自称是这里的主管,姓倪。倪主管开始给欢欢检查,但嘴一直不停地说:“我们水平高,来的人自然多,你的狗肯定能看好。今天太忙了,我们几个医生在二楼做大手术……”这位倪主管突然停下手中的检查,走出去指着玻璃门上的一行字“某院无化验设备无化验师何来化验”给记者看。“你看对面那家才一两个人”,原来是“攻击”对面的同行,“提醒”大家别走错门。“我们医院技术力量雄厚,有教授、兽医师、助师多名,医院还有日本博士,每周六来坐诊。”倪主管滔滔不绝,“你看,这是我参加国际会议的合影,我是佛山兽专毕业的,我也是博士。”“你是哪里的博士?”记者好奇地问。“我在读博士。”倪主管答。“在读哪里的博士?”记者紧追。“我,我,我是打算考北京农业大学的博士”,他匆忙改口。据记者事后了解,他并非佛山兽专毕业,更不是什么博士。

  稍顷,倪主管有点神色紧张地告诉记者:为了进一步确诊欢欢,需要做三大常规检查,每项80元。见记者犹豫不决,他赶忙拿来了一份文章,题目大概为“五岁小孩险夺命”,大意就是小孩父母以为小孩是普通感冒,没有去做更详细的化验,结果差点丢了性命。

  记者注意到,该文多处被重点圈出,还被专门过塑,想必是为了方便多次阅读。“你看看,如果人不化验,很多问题就发现不了,狗也一样。更何况你们是有爱心的主人……”倪主管很认真地要我们“考虑考虑”。

  最终,记者还是花了160元给欢欢作检查,花了35元给欢欢打吊针——不打不行啊,倪主管诊断欢欢得了“细菌性病症”。而这条狗是专业人士为记者专门挑选的一条健康狗。据与记者同行的专业人士说,所谓的“细菌性病症”只是一个非常笼统的概念,等于没有作出诊断。至于细小病毒检查,在问明欢欢并未有呕吐、尿血等症状后根本没有必要做。记者还发现该院有不少蹊跷事。该院摆满了林林总总的奖杯、锦旗和照片,给自己冠以多个“之最”和多个“唯一”,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诸多介绍是夸大其词,奖杯都是在犬赛上拿的,与医疗水平无关。如该院上下不过几十平方米,卫生环境也不敢恭维,竟自称广州市区规模最大,设有八九个科室;二楼的手术间没有隔离室,没有无影灯,动物就摆在一张桌子上手术,竟敢大言不惭地称“拥有全广州最强的技术力量和最先进设备”!至于该院宣称的“狗瘟、便血九成可治愈”,那更是误导———从医学角度讲,狗瘟治愈的有效率极低。据说,该院以前在门面招牌上写有设立两个分院,其实纯属子虚乌有,后被有关部门要求摘除。

琼ICP备59787632号

地址:海南海口新中大厦技术支持:秒速时时彩官网投注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