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66889887
地址: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Jacques Raoult认为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2-20

  从蓬皮杜开始,每位总统都有一只拉布拉多犬,拉布拉多甚至获得“总统狗”的美名,人们似乎都无法想象其他犬种出现在法国总统身边。法国历任总统的拉布拉多犬中最闪耀的明星绝非密特朗的Baltique莫属,它几乎成为法国宠物狗的象征。如果说拉布拉多犬代表着忠贞,那密特朗可以说是唯一一位对他的宠物狗也同样真诚且依恋的总统。

  今年7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前往加拿大参加G7峰会,离开时,他却没能带上一条拉布拉多犬回国,这让兽医François Lubrina很伤心,因为从前总统希拉克起,这位定居加拿大的兽医就肩负起为法国总统挑选爱犬的重任。

  从希拉克的Maskou、萨科齐的Clara到奥朗德的Philae,这些入驻爱丽舍宫的明星犬都经由François Lubrina亲自过目。但这次,马克龙似乎要与他的前任们“分道扬镳”,去年8月,马克龙夫妇通过法国动物保护组织(SPA)领养了一头2岁大的雄性格里芬与拉布拉多混种犬,并取名为Nemo(名字来自凡尔纳小说《海底两万里》中的尼莫船长)。法兰西共和国总统与爱犬的故事势将掀开新的篇章。

  Nemo,这位爱丽舍宫的新宠曾在科雷兹省(Correze)图勒市(Tulle)一带被遗弃。2016年12月,这只黑色拉布拉多犬被夏梅哈镇(Chameyrat)宠物避难所收养,接着被转送到了巴黎西郊艾赫梅黑市(Hermeray),才得以与总统夫妇有缘相会。Nemo也成为首只成功逆袭当上法国“第一犬”的流浪狗。

  从去年8月初,马克龙夫人就在外孙托马和外孙女艾玛的陪伴下,前往艾赫梅黑市宠物收容所挑选爱丽舍宫新宠,为此,布丽吉特还专门拜访了法国动物保护组织主席和团队成员,询问了组织的运行状况,了解法国夏季弃宠高峰期情况。

  历史学家Christian Delporte评论说,“从宣传角度来看,这是个极佳选择。马克龙给人的印象是盛气凌人、刚硬独断。但去动物保护组织领养一只‘穷’狗,可以告诉世人‘我很慷慨’。一位理想的法兰西总统,他需要有家庭、有伴侣、有孩子,当然还要有一条狗。宠物狗可以缓和总统的形象,给人带来好感,并告诉民众总统并非利己主义者,他也有能力照顾其他人。”

  在宣传方面力求巨细无遗的马克龙打了一手动物好牌。除了为法国博瓦勒野生动物园出生的熊猫宝宝“圆梦”举办命名仪式,首次访问中国以一匹骏马作为国礼,马克龙绝不会错失所有可以和萌物同框合影的机会,现在Nemo成为了最佳选择。有关Nemo和马克龙以及夫人布丽吉特的照片在媒体上随处可见。比如Nemo与马克龙夫妇一同接待180位大厨的照片、布丽吉特夜晚牵着Nemo散步的画面都成为民众喜闻乐见的话题。

  Nemo的顽皮事迹还真不少。一次,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三位部长在爱丽舍宫会面时,爱犬Nemo竟对着壁炉撒尿,惹得众人失声大笑。这段画面被摄影师拍摄下来,并上传至社交网站,一时成为热门。人们想起萨科齐的爱犬曾咬坏爱丽舍宫Argent厅家具,修复费用价格不菲。这些蠢事完全不会造成爱丽舍宫爱犬的人气下滑:相比它们的主人,民众对萌宠们总是更容易持有宽容的态度。与大多家犬一样,Nemo也喜欢黏着主人。一次,马克龙在与省长们开会,有趣的一幕发生了。待在爱丽舍宫的Nemo显得异常不安,焦急地四处主人。秘书只得打开电视,播放马克龙开会演讲直播,没想到Nemo立即安静下来,躺在电视机一旁睡着了。

  可爱的Nemo聚集了一大批粉丝。据《巴黎人报》报道,每天Nemo还会收到大量粉丝来信。一位粉丝在信中抱怨没有渠道可以获得Nemo的最新趣闻。许多粉丝还随信附送了许多给Nemo的礼物,有宠物梳洗沙龙的邀请函、专为Nemo录制的歌曲CD等,还有歌手写信来希望为Nemo举办小型私人音乐会。

  去年圣诞节期间,Nemo收到大量粉丝寄来的礼物,包括项圈、玩具和食物,数量甚至超过总统收到的礼物。最后Nemo选择戴上了一条刻着“我叫Nemo,我生活在爱丽舍宫”(Je mappelle Nemo, je vis à lElysée)的项圈,还有一个小鸡形状的玩具,据说Nemo和这只“小鸡”玩得很开心。不过给Nemo送玩具还得小心,据《回声报》报道,近期Nemo咬碎了一个小玩具,不知吞下了什么,以至于身子不舒服只能被送去兽医那儿治疗。自此,爱丽舍宫给Nemo玩具会非常小心。

  去年10月,德国《明镜》周刊对总统马克龙进行采访,在他们的每一张采访照片中,都能发现Nemo的身影。当采访中记者询问马克龙“一个总统是否有能力改变历史走向”时,Nemo突然现身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马克龙立即向爱犬发出信号:“坐下,Nemo。”这一幕被有心的记者记录下,可见Nemo在爱丽舍宫的生活也并非完全随心所欲。去年年末,据《巴黎人报》报道,当时马克龙夫妇前往比利牛斯山的La Mongie滑雪场度假,但可怜的Nemo却无法享受滑雪场的美妙风光,它被留在了位于巴黎西郊艾赫梅黑市(Hermeray)的动物收容中心,将接受特别的动物训练和教育。据一名政府顾问介绍,每当主人马克龙不在,Nemo都会有些不知所措。

  从蓬皮杜总统开始,爱丽舍宫就从未缺席过宠物狗的身影。前总统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是第一位在爱丽舍宫花园与他的爱犬——一条拉布拉多犬和一条威玛猎犬——一同拍摄影像的总统。历史学家Christian Delporte注意到,“宠物狗进入总统的生活正是政治宣传意识开始萌芽的时期。”德斯坦之后,每位爱丽舍宫“主人”都会展示他的爱犬。尤其是密特朗,他对动物的喜爱近乎疯狂。他曾在1977年参加专门介绍宠物的电视节目《3000万朋友》,大聊他的宠物经。

  不知是否为巧合,从蓬皮杜开始,每位总统都有一只拉布拉多犬,拉布拉多甚至获得“总统狗”的美名,人们似乎都无法想象其他犬种出现在法国总统身边。拉布拉多犬种来自英国,但在加拿大繁育兴旺。这种中大型犬类性格温和且智商高,适合被选作导盲犬或其他工作犬,它与黄金猎犬和哈士奇并列为三大无攻击性犬类。对于总统形象来说,这种犬的体型不会过于娇小,又不会显得咄咄逼人,非常适合与总统共同出现在镜头中。

  法国历任总统的拉布拉多犬中最闪耀的明星绝非密特朗的Baltique莫属,它几乎成为法国宠物狗的象征。从1987年开始,她就陪伴在密特朗左右,直到总统离世。前国家宪兵特勤大队(GIGN)成员、曾参与创立共和国总统保护组(GSPR)的Daniel Gamba在撰写的书籍《可靠的对话者:我保护了密特朗》中讲述了Baltique不可思议的重要地位。他曾目睹有一次总统找不到Baltique时,爱丽舍宫几乎停止了工作。

  如果说拉布拉多犬代表着忠贞,那密特朗可以说是唯一一位对他的宠物狗也同样真诚且依恋的总统。François Lubrina 回忆道:“密特朗有一条狗得了脑瘤,他在兽医院陪伴了一整夜,直到它安乐死为止。”

  密特朗与他爱犬的故事使整个法国人都转而爱上了拉布拉多犬。古人类学家Pascal Picq观察道:“从没有那么多人开始养拉布拉多犬,它代替了德国牧羊犬的地位,因为在之前,德国牧羊犬是最受欢迎的。” 有很长一段时间,当人们在希拉克面前问起他当时的竞争对手奥朗德,他总是会嘲讽道:“在科雷兹省(Corrèze,奥朗德的大本营),奥朗德的名气还不如Baltique。”

  1996年1月11日,就在密特朗总统离世的三天后,Baltique出现在了总统故乡Jarnac市举办的葬礼上。但Baltique作为一只狗无法进入教堂,只能一直由原预算部长Michel Charasse负责牵着站在教堂门口的台阶上。

  1996年5月,在密特朗生前经常度假的Soustons镇,雕塑家Jacques Raoult打造了密特朗与Baltique一同散步的铜像。已步入迟暮之年的密特朗拄着拐杖,站在Baltique身后。Jacques Raoult认为,“狗是人类青春朝阳下最好的伴侣,接着又在暮年长夜中成为生命的指路人。”

  19世纪80年代,时任巴黎市长的希拉克为改变自己略显强硬的性格在杂志上刊登了一张与女儿散步的照片,照片上,他的女儿牵了一条可卡犬。但可卡犬虽然娇小可爱、讨人喜欢,但实在与一名政要的气势不符。于是,François Lubrina这位法国前总统们最爱的兽医便有幸开始进入爱丽舍宫的生活圈。

  1987年,当时还是巴黎市长的希拉克访问了位于蒙特利尔附近Saint-­Hyacinthe市的一所兽医学校,François Lubrina负责接待。趁此机会,François Lubrina向希拉克建议他应该拥有一条拉布拉多犬。当François Lubrina带着一只黑色拉布拉多犬Maskou来到巴黎市政府时,数百名记者和摄影师严阵以待,希望将这经典一刻拍摄保存下来。

  为迎接Maskou的到来,希拉克举办了盛大晚宴,他还邀请了电视节目主持人Michel Drucker和歌手Marie Laforêt担任Maskou的教父与教母。1995年,希拉克当选总统后,Maskou也跟随主人一同入驻爱丽舍宫。就在2007年大选前一年,Maskou死于心脏肥大,这让希拉克伤心欲绝,并决定将Maskou葬于爱丽舍宫的花园内。François Lubrina回忆道:“希拉克当时太伤心了。他告诉我将爱犬葬在了花园内的一棵树边。不过除了希拉克,没有人知道,Maskou被葬在爱丽舍宫哪处花园、哪棵树边。”

  当希拉克连任总统后,他的外孙Martin赠送给他一只马尔济斯犬Sumo。马尔济斯犬生性温和可爱,给人非常乖巧的印象,所以很适合充当陪伴外公的宠物。Sumo经常活蹦乱跳,很招人喜欢。希拉克搬出爱丽舍宫时,Sumo异常伤心。希拉克夫人曾对《巴黎人报》记者透露道:“有一天,我的丈夫回来了,它跳起来,但对于马尔济斯犬来说跳得过高了。它咬了希拉克的肚子。我当时很害怕,因为都是血。太恐怖了。当时它太暴躁了。它想要再跳起来咬希拉克”,希拉克夫人接着解释道,“Sumo无法接受离开爱丽舍宫,它太沮丧了。”最终,Sumo被希拉克送往了宠物抚养中心。

  萨科齐竞选成功后,François Lubrina又开始了他的工作。2008年10月,萨科齐出访魁北克,这位“总统宠物犬第一顾问”借机向总统介绍著名的拉布拉多犬。萨科齐立即同意收养一只,但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与前两位总统的拉布拉多犬颜色不同。Lubrina回忆道,“我必须为萨科齐寻找一只金色拉布拉多犬,他希望能给人一个与前任完全‘决裂’的印象。”于是Clara就被送进了爱丽舍宫,与萨科齐原有的两条狗——㹴犬Dumbledore和Toumi一同生活。Clara最著名的事迹就是它对爱丽舍宫拿破仑时代的镀金家具的“惊天一咬”,这一咬就咬去了爱丽舍宫6600欧元的维修费。

  2009年5月,萨科齐夫人布鲁尼在爱丽舍宫内的私人公寓接待《当代女性》(Femme actuelle)杂志的撰稿人。当时,萨科齐突然回来,所有人都开始围着三条爱犬兴奋地玩闹。整个过程被拍摄下来。秒速时时彩官网投注萨科齐说道:“它们都很善良,和它们在一起是种幸福。我把Clara从魁北克带回来时,它才一个月大,接着所有人都为它疯狂。Dumbledore很爱它的伴侣Clara。不过幸运的是,它们还不懂得如何生孩子。”

  奥朗德曾坦诚自己不是对宠物疯狂的人。为了取悦自己的四个孩子,他曾养过猫、仓鼠、狗和金鱼,但这些宠物最终都被留在了奥朗德母亲家中,因为没有人有空照料它们。奥朗德表示,“当我访问加拿大时,François Lubrina对我说,‘您家中缺少点东西,按传统您需要养一条狗’,当时我以为这只是随便说说罢了。”没想到,这位法国前总统低估了兽医的执着。François Lubrina寻遍魁北克,最终千里挑一,为奥朗德觅得良犬。2014年12月24日平安夜,François Lubrina的女儿做客爱丽舍宫,并隆重为奥朗德介绍了一条纯黑色拉布拉多犬Philae。

  Philae的名字是为了纪念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在彗核表面着陆并开展科学考察的探测器“菲莱”。奥朗德立即决定收养Philae,“要说拒绝实在很难,因为Philae太讨人喜欢了。” Philae的小窝就被安置在了爱丽舍宫私人公寓厨房边上。奥朗德一直拒绝带着Philae出席官方活动,他对此表示,“我不希望Philae成为宣传的工具。”

  François Lubrina前来看望Philae很多回。一天,他对总统表示这只拉布拉多母犬到了生育年龄,要么给它做绝育手术,要么为它找个丈夫。奥朗德回答道:“好吧,那就给他配个夫君。”最后,有幸成为法国“第一夫犬”的是前爱丽舍宫秘书长Jean-Pierre Jouyet姐夫家的爱犬。它俩共孕育了10个孩子。可以说,在一段时间内,爱丽舍宫变成了“育狗中心”。奥朗德回忆道,“当时爱丽舍宫专门布置了一间房间,还安装了许多加热灯。兽医每天要来好几次调节温度。那里狗的气味很重!”这10只新生儿很快都一一找到了新主人,其中包括总统秘书、安保部门官员以及当时的内政部长卡泽纳夫(Bernard Cazeneuve)。

  奥朗德离开爱丽舍宫后,仍每天带着Philae前往在Rivoli大街上的办公室,接着再由奥朗德的保镖陪伴Philae在杜乐丽花园散步。

琼ICP备59787632号

地址:海南海口新中大厦技术支持:秒速时时彩官网投注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